当欧洲从“援助者”沦为“重灾区”:古巴靠疫情打出医疗外交牌

当欧洲从“援助者”沦为“重灾区”:古巴靠疫情打出医疗外交牌

从印尼和巴基斯坦的大地震现场、到海地爆发霍乱疫情、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超过半世纪以来,无论地球哪个角落发生灾难,都能见到古巴医护人员冒险深入前线驰援的身影。行之有年的海外医疗团,不只使古巴医疗在国际舞台声誉卓著,更为政府赚取丰厚外汇收入,在当前的新冠肺炎风暴中,古巴医疗团自然也不会缺席,只不过团队这回前往驰援的地点—经济远比古巴发达的欧洲国家—有些不寻常。

3月下旬,古巴医疗团飞越大西洋,前往疫情严重的欧洲小国安道尔(Andorra),以及意大利受创最深、合计死亡病例超过1万7千人的的伦巴第(Lombardy)、皮埃蒙特(Piedmont)二个大区,受到当地媒体与政治人物的热烈欢迎。

安道尔媒体“Diari d’Andorra”在报道中写道:“这群医疗专业人员的到来,能使医疗体系得到喘息”,《邦迪亚报》(Bondia)更直呼:“这真是个太好的消息。”

“伦巴第的每一个人,都对(这群古巴医师)愿意来到这个他们所知甚少的国家,以及他们的专业素养、友善及谦虚感激不已。”与哈瓦那(Havana)当局居中牵线名古巴医护人员进驻当地的皮埃蒙特议员格里马尔迪(Marco Grimaldi)告诉《卫报》(The Guardian):“试想欧洲能不能做到一样的程度。”

《卫报》指出,早在老卡斯楚(Fidel Castro)掌权初期,古巴政府就开始派遣医疗团驰援海外,挽救无数生命。“与北韩不同,古巴一直以来都希望得到国际支持,”英国驻古巴前大使哈尔指出,老卡斯楚启动“医师外交”政策的最初目的,是利用该国训练有素的医疗人才输出革命思想,并赢得外交支持,但时至今日,海外医疗团除了原本的外交战略意义,更成为古巴一大经济命脉。

估计在过去50年间,约有13万5千名至40万名古巴医师被派出国,除了部分免费医疗团外,其他国家会向古巴政府支付医疗服务费用,每年为古巴换取约63亿美元的收入,也是古巴当局最大的外汇来源。

根据估计,目前约有2万8千位古巴医疗人员在海外工作,大多数人被派驻在发展中国家。而在疫情重挫古巴另一经济来源—观光旅游业—之际,海外医疗团的地位如今更形重要,也出现古巴派遣医疗队到欧洲国家、支撑其摇摇欲坠医疗体系的新趋势。在这场世纪疫情中,古巴医疗团仍然广布全球各地,从南非到南美洲国家苏里南等20国都获得古巴医疗团相助。

对古巴医疗外交有深入研究的英国华威大学学者帕尼切利-巴塔拉告诉《卫报》,古巴当局采取的人道行动,部分目的是要在国际媒体上重新塑造共产古巴的形象:“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尤其当机会来自欧洲,可以使他们的善行获得更大的能见度。”

尽管美国将古巴与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三国政府并称为“三巨头”(troika of tyranny)并施加经济制裁,国务院更批评古巴派出医疗团只是为了赚钱,且医护人员惨遭剥削、沦为政府榨取金钱的工具,但帕尼切利-巴塔拉强调,就算古巴始终存在严重的问题,“但无论他们(派遣医疗团)的意图为何,从中又得到了什么,不可讳言他们的海外工作确实有所作为,得到当地人民、政府的重视,也因而赢得影响力。”

格里马尔迪则强调,古巴为欧洲上了一课:“很难想象一个仰赖观光业为生、比起其他国家将受创更深,且人口少于许多欧洲大国的小岛,有能力派遣22个医疗队驰援海外……如果在西班牙或意大利,能见到来自东欧或北欧的医疗团该有多美好,但人们需要为此共同努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