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一次满足你所有的度假梦想

斯洛文尼亚一次满足你所有的度假梦想

大家好,今天神震惊啊将为你们分享我的南斯拉夫之旅。第一天来到了斯洛文尼亚共和国,因为当地盛产葡萄,饭馆主人待我们以这种葡萄酿的本地酒,味道很美,接着他们就端上来几大盘烤羊肉一这也是这餐晚饭的主菜。这对我们在沿路所见到的有关那些转动着的类似玩具的风车的谜,才算得到了解答。原来山区大家都饲养羊,羊肉成为这里的主食,居民就利用山间流水的力量推动这些小型风车;风车被套在烤肉叉上,叉上的整羊就这样自动在火上转动起来,直至烤熟为止。这种烤肉也是味道鲜美。因为肉块很大,而且还带骨头,我们有时就放弃刀叉,而用手抓。这种吃法,也使人生动地记起的习俗。

而且,佐膳的面饼和点心,也是出自这个小饭馆的烤炉,同样具有强烈的风味。这些特点也说明,的生活方式,在这里也留下了一些很深的影响。象下面草坪上欣赏春夜良辰美景的顾客一样,在座的许多诗人也珍惜这样难得的一晚,他们的情绪相当活跃。他们最远;的是来自南美洲,比较近的是来自苏联。现在大家都同坐一桌,而且因为大家旅行的目的一致,所以大家也不乏共同的语言。

而坐在我右边的是带有浓厚印第安人血统,貌似我国广东人的一位墨西哥诗人密盖尔·瓜尔兑亚和他的夫人。星空是如此美丽,而主人提供的土产葡萄酒又是那样提神,大家都觉得从世界不同的角落齐集这个山间的小饭馆,机会真是难得,因此也就开怀畅饮,谈笑风生。一杯红葡萄酒下肚,有几位年轻的女客人便坐不住了,随着音乐在席间又跳起了科罗舞。起舞的人越来越多,连鬓发雪白的老教授也裹了进去。舞到高潮时,年轻人不时地发出兴奋地尖叫,直到下午五时,人们才拥抱,握别,恋恋不舍地离开温泉。我们虽然“不知东方的既白,但确没有能意识到夜已深。还是司机同志提醒,大家才起身和主人道晚安。

当我要离去,走下平台的台阶时,一个同行的女人地走到我面前来,用英语对我说了这样的话:“要是大家都像我们诗人这样,世界的事情就好办了,你同意吗?”我微笑地点了点头,握了她的手。其实,这也算是她告别的话,因为她的年纪老,经不起过度的旅途劳累,第二天就要单独回到萨拉热窝去。我曾多次听过她朗诵自己的诗。虽然我听不懂俄文,也听不懂她的翻译的塞尔维亚语,但从她那热切、认真的表情看来我可以体会出她是怎样力图用自己的声音表达出她的作品中所蕴含的情感。到了莫斯搭尔市,走下汽车时,我的提箱在车门:口被把手挂住,她急忙走过来帮我接下行李,我们这才正式认识。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乘着那辆大轿车继续南行。这段旅程比较长,到离阿尔巴尼亚边境不太远的一个叫做特列比斯克的城市才停下来。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当地的文化界负责人领我们到郊外的一个饭馆去吃饭一-是午饭,也是晚饭,因为我们一坐下来就谈到六点来钟才散。这原是一个土耳其庄园领主的邸宅,四周围了一道围墙,外面是一片宽广的草地,还有一-条小河在它旁边流过,风景相当优美。饭馆就设有在这个邸宅的下人房里,很小,没有什么正式的服务员,看来也是由一个家庭所经营。

由于天气温暖,我们是在门外的院子里吃饭。这里所供应的饭菜,据说还保留这里原先那个领主的膳食传统;换一句话说,我们吃的是一餐地道的饭一当然饮酒是例外,这对我们也是一次颇具有特色的经历。与这特色同样引起人兴趣的是,饭后到这个古老邸宅里的参观。院子靠东的一幢小楼房,就是原来主人居住的地方,窗子面对着外边的那块宽广的草场和更远一点的小河,视野很宽阔。远方是一些起伏的山峦,它们在夕照中很象一幅中国画,所以景色宜人。

这说明,这里原先的财主选择这样一个地点作为他的公馆,倒是一个颇有点附庸风雅的人。他的客厅或起坐间设在楼上,不太大,四周全是窗子,所以阳光充足。室内没有椅子,但沿墙安有固定的、有靠背的、类似沙发、又像长凳子的座位,上面铺满了各色图案的土耳其毯子。室中间有一个低矮的圆桌,上面放了一部古老的可兰经。一架立着的、高大的土耳其式水烟袋,可以随时移动。主人抽烟时就把它移迹来,躺在那靠墙的柔软座位上慢条斯理地吸着,因为烟咀象一个橡皮管,可以拉得很长。

据说,当他感到无聊时,他还可以找一个“妻子”来陪他坐,观看他吸烟。按习俗,他可以有四个妻子,但这位领主所拥有的女人恐怕不止此数,因为靠西边院墙有一长排房子,这就是他的“哈伦”——蓄妻妾的“闺房”。从这位异族领主的这套生活设施看来,他和那周围终日在土地上流汗的、供养他的本地农奴之间,该是存在着多么大的矛盾。而这个公馆现在按原样式被保存了下来,作为一个小型博物馆,我想其目的也是为了使后人知道这种矛盾和这个地区的复杂性一对今天的旅游者说来,它也成为当地的–景,因此这里也开设了一个别具风格的家庭饭馆,与游客方便。我们的旅程,到达了达尔马蒂亚的南端就又掉转方向,回往萨拉热窝。不过这次旅行我们换了另一条路,在经过一一个叫作齐恩挺斯特的地区时,我们在一个名为苏捷斯卡的山谷里停了一阵。

总之,从中人们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不管历史和文化背景、民族结构和生活方式是多么复杂,但共同的利益和愿望终于把他们团结在一起,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由于南斯拉夫各民族长期经受了外国势力的侵略、压迫和剥削,他们自然都盼望自由和独立,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共同努力。这个“未来”现在已在逐渐变成现实。在这个现实中,旧时代。所留下来的那些文物和遗迹使这个共和国显得更丰富多采,对一个外国的观光者来说,甚至还具有迷人的魅力。

发表评论